《无上喜悦》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无上喜悦-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好。”舞月并不以为然,拿起酒壶给他酎了杯酒,又道:“夏公子,成日愁眉莫展,不知被何事所困扰?”
  
  “……我不知如何道出口,你我又不熟悉。”夏崎修直言道,他单思兄长之事,岂能随便道他人所知……
  
  舞月见他有所防备,娇容微愁,她不过是想帮他分担忧愁,或许待他了解她后,再说也不迟,笑着道歉道:“让夏公子困扰,真是十分抱歉。舞月只是想帮您分担烦恼。”
  
  夏崎修闻言感激道:“舞月姑娘有心了。”或许可以换个说法让她倾听。眼前舞月依旧保护笑容,为他酎酒,而他亦不再吭声。
  
  不知过了多久,夏崎修感觉到自己有些微醉,再度开口道:“……我心仪之人,可能要成亲了……”
  
  舞月闻言才知夏崎修是为情所困,心里惊讶且好奇问道:“是谁家姑娘如此不珍惜夏公子呀?”
  
  夏崎修未正面回答舞月,继续又道:“……我与他从小一同长大,从懂事起我便一直喜欢着他,如今已十数载……然而我们永远也无法成亲……”说着又将杯酒一口饮尽,心口此时痛得他眼泪滚滚落下……
  
  舞月见状心头一紧,起身将夏崎修抱入怀中,安慰道:“别哭……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那人也曾如像你此般,在我难过之时拥我入怀中……”夏崎修无助的埋首舞月怀中啜泣,哽咽道。
  
  “那今晚……便让我代替他安慰你可好?”舞月伸手轻抚夏崎修俊美的脸庞,俯身亲吻他的唇,感觉到夏崎修身体一阵惊颤,继续道:“你对他渴望甚久,不如把双眼蒙上,将对他的渴望发泄于我……”




☆、醉熏而归

  “……”夏崎修难以置信看着舞月,随即被她拉到床榻,帮他退去衣物,引导着他一步步将欲望发泄……
  
  夏崎修蒙眼抱着舞月,脑中尽是夏迹君的身影,口中迫切呼唤着夏迹君的名字:“……迹君……迹君……我喜欢你……迹君……”
  
  舞月听清夏崎修喊谁名字时,心头震惊!她万万没想到夏崎修深爱之人竟是亲兄长——夏迹君!……原来如此,他们或许真的永远无法在一起……这份长达十数个春秋的感情,明明近在咫尺,却如此遥不可及!
  
  事后,夏崎修才惊觉说漏嘴!此时神色极为窘困道:“你现在一定觉得我很道德伦丧吧,我真恶心!……”说到心痛得咬紧牙,掐紧拳头。
  
  舞月闻言手足无措,急忙解释道:“夏公子你误会我了!我可是很高兴能分享夏公子的秘密!你一定也不恶心!反倒让我更加喜欢你……啊!你大可放心,我会守口如瓶的!”或许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吧……
  
  “啊嗯……是嘛……那真的太谢谢你了,舞月。”夏崎修闻言依旧有些不安,随即强扯出一抹笑容,感激道;
  
  “若真心谢我,那便常来看我!我随时为你分忧解愁……”舞月听到他直唤自己名字,便恢复笑容要求道;能为他分担痛苦,她已心满意足!
  
  夏崎修愣了下,旋即回神答应:“好”或许舞月信得过?
  
  夏迹君看着夏崎修连续几日不回家,总在次日清早宿醉而归,身上残留有胭脂水粉之味!为些十分担忧:“修,你最近为何都这般模样?有不开心的事跟哥哥说……”心疼的用湿毛巾给他敷额。
  
  “……别管我……”夏崎修消极回道;你的温柔现在对我来说是一把锐利的尖刀,会将我划得遍体鳞伤。
  
  夏迹君闻言受到了打击,愣了会回神无奈走出房间合上门扉,站在他房门前发呆:修,哥哥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夏崎修纵使有舞月的慰藉,却适得其反,对夏迹君更加渴望!而夏迹君尽管夏崎修如何任性,放纵不听劝说,依旧照顾宿醉归来的他,因为他是弟弟,他必须尽兄长的责任……
  
  这夜,夏崎修依旧沉醉,却不知几时回了家,一路碰撞着摸索回房之路……吵杂将夏迹君惊醒——起身提笼灯前去看个究竟,却见夏崎修喝得烂醉而归!便立即上前扶他回房,挂好灯笼,将他扶到床榻上躺好,然后为他解酒擦身。
  
  “……迹君……是你吗?”夏崎修醉意朦胧中,似看到夏迹君熟悉的身影,深情唤道。
  
  夏迹君听到夏崎修在唤自己名字,心中暗叹了口气,像哄孩子般柔声道:“是我……修又不听话了,你可知道,你这样让哥哥有多难过……以后别再这样了……好吗?”手轻轻抚顺他凌乱的发丝。
  
  夏崎修恍惚坐起身,情绪失控将夏迹君拽入怀中拥紧,口中依旧迫切唤着:“迹君……迹君……”鼻尖闻到夏迹君熟悉的味道,令他意乱情迷吻住他的唇瓣。
  
  夏迹君被夏崎修异常之举震愣!惊觉嘴被吻往,旋即回神,想挣脱却被修翻身压住!心脏被惊吓得呯呯乱跳,心里祈求着夏崎修赶紧清醒过来,眼下他却是徒劳。
  
  夏崎修迷离望着怀里的夏迹君,心想:啊,迹君红润的脸颊……这梦太真实了……真实得想立即占有他……可想到现实中的他,心便痛得让他喉咙哽咽:“迹君……你可知,我根本不想你让娶妻!我不希望你被其他人碰触,我好害怕失去你……我爱你……即使我的心已支璃破碎,却依然深爱着你……迹君……”呜咽落泪表白,手将夏迹君身上的衣物一件件退去,俯首亲吻着他身体每一寸肌肤,温柔的爱抚着他每一处敏感部位……
  
  夏迹君难以置信的听到夏崎修哭泣的告白,亲弟弟爱上了自己——这信息令他大脑顿时空白!……这要他该如何接受?修清醒后该如何面对他……




☆、铸成大错

  次日清早,夏迹君倏然惊醒,想起昨晚与修发生了不伦之事,还有他哭泣着向自己告白之事,心情百般复杂——怎会这样?!看到睡在身边的修,脸色顿时铁青,忐忑不安的想着:怎么办?他想悄然起身离去,腰却使不上力气!此时又见修就要醒来,不知如何面对他,便假装还没睡醒!
  
  夏崎修睁开惺忪睡眼,起初以为床边睡着的人是舞月,待视线清楚时却震惊发现是夏迹君!顿时让他反弹坐起身,心脏似突然间停止,令他脸时苍白——他昨夜闯大祸了!他昨晚竟醉酒强行抱了迹君!……完了,一切都被毁完了!看着熟睡中的夏迹君,痛苦的闭上眼,懊悔道:“哥哥……对不起……”想必迹君醒来也不想看到他,便起身穿上衣服离开……
  
  夏迹君听到夏崎修道歉后起床离去,心脏不由得收紧发痛,泪水随着眼皮睁开失控落下……即便他道歉,事到到如今,以后该如何相处?强撑起身,穿上衣物回房……今天他无心工作,没有食欲,难过的躺在床上,咬紧牙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可闭上眼昨晚却是挥之不去……
  
  夏崎修在事情发生后没去酒楼工作,如今他只有一个地方想去——醉君楼!入房前他面若冰霜,入房后才将‘面具’御下,舞月迈入厢房,看到他脸色不好,不知他昨晚回家发生了何事,担心问过后,才知他昨晚对夏迹君强行……早知昨晚便不让他回去了,如今却发生如此棘手不可挽回之事,兄弟二人日后会如何?这大概要看夏迹君会如何了……唉……
  
  夏崎修一杯接一杯灌饮下肚,脸部因痛苦扭曲道:“舞月,我该怎么办?我再也不能回去了……他一定觉得我很恶心,很反感我!……一定很不想看到我……我真是禽兽不如……”明明如此重视他,却把他毁了……好后悔好恨自己……迹君……对不起……对不起……
  
  舞月看着夏崎修如此痛苦,她的心像被何塞住,血液似无法流动一般痛苦……如果是她能取代夏迹君,或许能让夏崎修幸福……可她没有资格……渴望他的感情是多么奢侈,即便如此,只要他需要,她随时意付出身心予他……
  
  “崎修一点也不恶心!舞月觉得你很好!真的很好……只怪命运捉弄人,这不是你的错……”舞月温柔的安慰着他,虽无法让他平息悲伤,但她依然想将心意传达让他知道。
  
  夏崎修抬头无助道:“舞月,我该如何是好?想必迹君现在也不想看到我……我好害怕失去他……”对……他已无任何颜面却面对他,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唉……如今风头火势,不如你暂时不要露脸,看看夏迹君有何反应?”舞月心里沉重的叹了口气,爱怜的抚顺夏崎修的发丝,无论他做何决定,只要他能因此过得快乐,她都支持他。
  
  “也好,就当是缓解一下。”夏崎修再度沉重的叹道;
  
  “那这段时间你可以去我的家乡小住段日子,这么一来,我也能命人给你送书信,告诉你迹君的近况。”舞月提议,只是不知夏迹君是否会因此而担心前来找她询问夏崎修的消息,这唯有输一把吧……
  
  “也好,舞月谢谢你……”夏崎修欲言又止感激道;可若往后,即便回去,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又或许待夏迹君找他时,或许他已经有个嫂嫂和侄子……
  
  翌日清晨,青空万里,风和日丽;
  
  舞月早已命人为夏崎修准备好马车,心知他走得急,担心他盘缠不够,便将首饰赠予他,岂知他再三推拒,只好作罢。她恋恋不舍的目送他离去,直到马车消失在街头转角,才迈步回房。




☆、意味不明的担心

  家中,夏迹君一夜睡得浑浑噩噩,天亮醒来,庆幸夏崎修尚未回来,便匆忙起身洗漱;到酒楼后又怕他过来,于是心里做好碰面准备,只有看到他便避开!
  
  夏迹君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整天未见夏崎修到酒楼!以为回去时他在家中,却不知悄然进门家中一片寂静,以为他在房中……入夜,他房间里依旧毫无动静,才确定他没回来过。
  
  这夜他失眠,在床上辗转闭上眼,耳朵总听着房外的动静,心底期待着夏崎修会回来……脑海里不时闪现与修苟合的画面,让他羞怒不已……不知自我挣扎多久后,才困困睡去……房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意识中第一个反以为是夏崎修,倏然清醒,仔细一听才听出原来是酒楼伙计原二的声音,于是赶紧起身穿衣走出房间。
  
  “夏掌柜,现在已正午,大家见您今日迟迟未到,担心您身体是否又不舒服,便让我来看您。”原二看到夏迹君原来只是睡过头了,悬着的心才安下来。
  
  夏迹君有些困惑问道:“修今日没去酒楼吗?”心中又猜想:难道说是修让原二来问的?
  
  “他近段日子以来几乎没来酒楼,您又不是不知,他最近迷上了烟花街的花魁,夜夜留宿美人乡!今日客人还调侃昨夜看到他在醉君楼过……夜……”原二听到夏崎修之时,一时激动把心里的话说漏嘴,看到夏迹君神色不佳,惊立即闭上嘴!
  
  夏迹君听完原二的话,才知修昨晚依旧未归……听到他夜夜留宿美人乡,心里便烦躁不已。却不知能说何好,便让原二等他洗漱一下,随他一同去酒楼。
  
  一日工作完毕,夏迹君便急着回家,他现在很想责问修一些问题,具体问何,他也没个谱。回到家中,依然冷冷清清,入夜依旧不见修归来,往下十多天亦如此!他很着急,问原二最近可有听到修的消息,却听原二说修已向老板请辞。
  
  原二本以为夏迹君会知晓此事,却听闻夏崎修将近半个月未回过家!奇怪的是连烟花街,这段时间也没人再见过他光顾,这事很让人匪夷所思——莫非夏崎修发生了意外?
  
  昏暗的烛光中,夏迹君愣坐在饭桌前,桌上煮的全是修爱吃的菜,心里期盼着,今晚或许他会回来,便做好准备……可等到夜深,依旧未见夏崎修归来!听原二说客人最近也没再见过修去烟花街……不知何时睡了过去,待他醒来已是早上——修昨晚亦未回来!“修……你去哪里了?哥哥好担心你……”他现在心里对那晚发生的事已不再生气,更多的是担心夏崎修,希望他回家,好想看到他……
  
  醉君楼今晚意外迎来夏迹君的光临,并指名要花魁舞月。舞月早料到可能会有这一天,只是未料如此之快!迈入厢房中,她是第一次见夏迹君,与夏崎修有几分相似,但他显得沉稳许多,给人平易近人之感。传言他平日总是面带笑容示人,脾气极好。今日所见他却愁容满面,不由的让她忆起初见夏崎修之时……不愧是兄弟,都是因为烦恼才来她!




☆、夏迹君的心情

  夏迹君看到舞月时,心里为她的美貌惊叹。旋即又回神起身对她行礼,示意她坐下。舞月未料哥哥竟是如此温文尔雅,嫣然笑道:“夏公子,真让人意外。”
  
  “想必你便是舞月姑娘。”夏迹君依旧保持礼数。
  
  “不知夏公子有何烦恼要与舞月倾诉呢?”舞月说着为他酎酒,递到他手中。
  
  夏迹君接过酒杯,旋即又放下,直言道:“听闻前段时间,吾弟曾在此逗留,近期都未曾回家,让我很是担心!想问舞月姑娘可有他消息?”最后与夏崎修见面的人应该是舞月,希望她知道修的下落。
  
  舞月神色似笑非笑,调侃道:“哦~是嘛?我若知又如何,不知又如何?”
  
  夏迹君一时未能领悟舞月话中意思,疑惑道:“此话怎讲?”
  
  “崎修与你之间的事,我都知道。”舞月直视夏迹君的双眼,试图从他眼中读出些特别的信息。
  
  夏迹君不大确定她所指那些事,有些震惊道:“是嘛……他都跟你说过些何?”不知从何时起,夏崎修的心事都只对外人道出,而自己却全然不知。
  
  “你们之间的事,不是比我还清楚吗?又何必重复问我……”舞月语气淡然;如果说……不,那如果根本不会有机会产生可能。
  
  夏迹君听闻舞月之言,脸色苍白,心脏因为心虚而加速跳动——龙阳对他人来说是道德论丧之事,遭人唾弃,修那夜与他所发生的事若被传开,他们一定会很惨……
  
  舞月看到夏迹君的脸色煞白,多少猜到他在想何,于是道:“你大可安心,这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我不会说出去的。”她怎会将此事道他人所知。
  
  夏迹君闻言,依然不放心道:“是吗?”
  
  “对。”舞月毫不迟疑回答。
  
  “那你可有修的消息?”夏迹君猜测舞月也许知道修的下落?
  
  舞月起身俯视夏迹君,语气有些淡漠道:“等你想清楚对崎修的心意,再来问我!”说完头也不回离开厢房。
  
  “舞月姑娘……”夏迹君起身着急唤道,舞月却丝毫没有止步之意,留下他独自一人思考。
  
  今晚他无果而归,回到家中夏崎修依旧未归……“修你在哪?”夏迹君自言自语,恍惚走进修的房间,看着床上折叠整齐的被褥纹丝未动,一片冰凉……坐在床边,趴睡被褥上,上面还残留着修的味道……闻起来会让他的心隐隐刺痛,眼泪失意盈落:“修……快回来……哥哥不生气了,不怪你了……回来吧……修……我好想你……”此时海脑却想起那天早上修对他说的那句话:“哥哥……对不起……”他当时一定也很难过……
  
  闭上眼,脑海记忆飘回到儿时,修在最美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