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风云录 by羽蓝顷楸 (热血小少年x天然呆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京都风云录 by羽蓝顷楸 (热血小少年x天然呆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老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新来的?怎么没见过。”

“是……小的刚来三天。”小童有些不安的说道。

“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太守多看了几眼,突然眼睛一亮,大笑道,“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

小童吓了一跳:“老老老爷,怎么了?”

太守笑得肥肉一抖一抖的:“我终于明白不近女色的原因了,叶锦民啊叶锦民,总算让我抓住你的弱点了,哼哼哼~”

翌日,太守带着几个打扮着花枝招展的少年登门拜访了。

“大人早安。”太守今天容光焕发,笑容满面。

叶锦民依旧坐在桌边,头发一丝不苟的全部扎成发髻,仅以一根墨色发簪固定,身上穿着朴素的布衣,跟他的人一样,整整齐齐,不见一丝杂乱。“太守今天精神很好嘛。”

“借大人吉言,大人你看,这几个人如何?”太守把身后的四个少年推到叶锦民眼前。

只见四个少年如女子一般涂脂抹粉,花枝招展,此时正不断朝叶锦民抛媚眼。

“太守,你这是何意?”

“嘿嘿,大人,下官说过,大人的事就是下官的事,下官知道,您对美貌女子不感兴趣,所以这才……呵呵,不知这几位可还合大人的口味?不满意的话,下官可以接着找的,不知大人喜欢哪种类型的?”

叶锦民的脸黑了又黑,昨天是大夫,今天是小倌,明天会是什么?揉了揉太阳穴,叶锦民道:“多谢太守好意,只是叶某不好此道,让你失望了。”

太守满脸不相信:“叶大人,您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的,此事下官绝对不会……”

“陈沛!”话未讲完,叶锦民一声厉喝,阻止了他的话,“你身为太守,管理一方百姓,不想着如何造福百姓,却为了一己私欲,寻欢作乐,收受贿赂,讨好上级,该当何罪?”

太守双腿一软,跪了下来:“大人,冤枉啊~~下官只是想为大人分忧解难,绝对没有寻欢作乐,收受贿赂啊~”

叶锦民冷哼一声:“明天不要再让我看到这样的闹剧,这本假账本还给你,明天拿真正的账目过来!”一把把账本扔在太守的头上,叶锦民越过他,出了门。

“大人,您去哪里,下官跟您一起去~”

“不必了,明水跟着我就行,陈沛,你还是好好想想,如何保住你头上的乌纱帽吧!”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叶锦民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留下太守眼泪汪汪的拿着账本,坐在地上。果然瞒不过去了……看来只有找到圣上要找的那个少年,才有可能将功赎罪了。

                  Step 7
大侠之路第七步:大侠背后都有一个不凡的身世。

“我穿这身夜行衣还不错吧?”皇甫笙一身黑衣劲装,自我陶醉道。

“师兄穿什么都好看。”

皇甫笙得意笑道:“终于有机会穿这身衣服了,江湖小说里,劫富济贫的大侠都这样穿!对了,那封信呢?带着那封信,我们晚上去夜探太守府!”

“信不是在师兄身上吗?”

“好像是哦,我好像放衣襟里了。”皇甫笙伸手掏了掏,却什么也没有,“我想起来了,昨天我洗澡了,所以信应该在我昨天穿的那件衣服里,阿袖,我昨天的衣服呢?”

罗袖弱弱的说道:“我拿去洗、洗了。”

“洗了?!”皇甫笙大吼一声。

罗袖瞬间变成芝麻大的小老鼠,企图从皇甫笙面前溜走,皇甫笙抬起巨脚,正要一脚踩死这该死的罗小老鼠,房门一下子被推开了,门口出现了一个白影,笑吟吟问道:“洗了,什么东西洗了?”

是路长清,好死不死的,现在回来了。

皇甫笙瞬间也变成了芝麻大的小老鼠,小声道:“什、什么都没有……阿袖说的是,把你的衣服洗了。”

“是吗?”

“师兄,这几天你上哪儿去啦?”皇甫笙转移话题道。

“也没什么,我找了几个帮手去毁了那个地下兵器厂,放了那些被抓的壮丁,不知道那位太守知道后会是怎样的表情呢?”路长清装模作样的扇着扇子,笑得兴味盎然。

其实你只是想看到别人气急败坏的样子才去端了人家的老窝吧? ̄Д ̄人的劣根性啊,呜呼哀哉!

正说着,楼下大堂却突然传来吵闹声。

“靠,哪来的大耗子啊?”

“笨蛋,看清楚,是一只灰毛狐狸!”

“它偷吃我的菜!快抓住它!”

“这、这只不就是通缉令上画的那只狐狸吗?快抓住它,拿它去领赏银!”

“大家一起上啊!”

然后是一阵鸡飞狗跳,乒乓啪啦的声音。

皇甫笙跳了起来:“不好,小灰灰被他们发现了!”轻轻一跃,皇甫笙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住手!”

一声大喝,让众人纷纷停了手,看着声源处。

小灰看到皇甫笙,也立即扑到他的怀里寻求安慰。

皇甫笙抱紧了小灰,嗲声道:“各位误会了,这只狐狸是奴家的宠物,不是什么通缉犯。”

“啊,你不就是通缉令上的那个少年吗?大家快上啊,别让他们逃了!”

哇靠,差点忘了,自己现在没有穿女装,装嗲也没用了!皇甫笙抱着小灰抱头鼠窜。

“吵什么吵?怎么回事?”客栈的动静很快惊动了街上巡逻的卫兵,一队卫兵走了进来,问道。

“大人,抓住他们啊,他们是通缉犯!”

卫兵显然也看到了皇甫笙和小灰,立刻将一人一狐包围起来:“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师叔,怎么办呐?”罗袖在楼上着急不已。

路长清依旧潇洒的摇着扇子:“我们看看听听笑笑就行了。”

“这怎么行?师兄要被他们抓走了!”

“抓走就抓走呗,大不了到时候劫狱。”

“师叔……”罗袖红了眼,“我看错你了。”说完,罗袖就要往楼下冲去。路长清并指,出手如电,点了罗袖的昏睡穴,罗袖立即往地上倒去。

路长清接住昏倒的罗袖,摇头道:“傻孩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呐,好戏……才刚刚开始。”

虽说皇甫笙剑术不错,但是现在他赤手空拳,又以一敌众,很快便落于下风,失手被擒。不过即使被扭着手臂,按在桌上,皇甫笙还是恶狠狠的大叫道:“小爷不是好惹的,总有一天,让你们知道小爷的厉害!”

“小子,老实点!”

路长清看着场中的情景,微微皱了眉,不会吧?还以为这小子能再撑久一点,这一炷香没到就被制服了,武功也忒差了。

从房里拿了几根筷子,路长清瞄准那几个按住皇甫笙的卫兵,用了巧劲掷了出去,那几个卫兵手上骤然失了力道,皇甫笙趁机挣脱开来,新的一轮混战又开始了。

路长清拿着扇子扇啊扇:“就是这样,小师侄,一定要好好表现哦~”

就这样,每当皇甫笙要失手被擒的时候,路长清都瞅准时机,暗中相助,让他愣是和卫兵们打起了持久战。

不知过了多久,更多的卫兵加入其中,将小小的客栈挤得满当当的,而伟大的太守大人终于闻讯赶来,对着场中的皇甫笙叫喊道:“小贼,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话速速投降,不然休怪本官不客气了!”

皇甫笙抢了一柄枪横在胸前,叫道:“你个狗官,别以为你那点龌龊事没人知道,现在事情败露了,要杀我灭口,没那么容易!”哇,这番话,好有当大侠的感觉oo

“胡说八道,给本官拿下!”太守气急败坏。

众卫兵正想一拥而上,一个不怒自威的声音响起:“住手!”

太守回头望去,这一看魂都没了,“大大大人,您怎么来了?”

叶锦民看也没看太守,径直走到客栈门口,对着皇甫笙道:“小兄弟,我们可否谈谈?”

皇甫笙戒备的看着他:“你是谁,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你们都退下!”叶锦民不悦的看着那些卫兵。

卫兵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才好。

“让你们退下,还不快撤?”太守立即大叫道。

卫兵们如潮水般退去。

“你也退下。”叶锦民对太守说。

“啊?”太守有些傻眼,那皇甫笙身上有着二皇子的信,太守一直费心抓他,就是为了防止他把信交给叶锦民,现在如果让他们独处了……后果可想而知。

“不要了吧?下官不会打扰大人的,还可以在一旁当大人的帮手。”

“也好。”叶锦民不置可否。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叶锦民的面色还是一贯的严肃,眼神却柔和了不少。

“你是?”

“我是监察御史叶锦民。”

“你就是叶锦民?”

“正是。”

“太好了,我正找你呢!”皇甫笙兴奋不已,搬了一把完好的凳子坐在叶锦民身边,“你长得不错嘛。”

“多谢夸奖,我也正在找你。”

“找我?”皇甫笙迷惑。

“对,恕叶某冒昧,小兄弟今年几岁?”

“十八。”

“姓甚名谁?”

“呃,罗笙。”

“家住何处?”

“山上。”

叶锦民又看着他看了许久,道:“应该没有错。”

“什么啊?”皇甫笙满心迷茫。

叶锦民突然一撩衣摆,跪了下去:“臣叶锦民,参见七皇子殿下。”

满座皆静。

皇甫笙突然站了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七皇子八皇子的,你认错人了。”

叶锦民平静道:“臣不会认错。”

“我说你认错了就认错了!”

叶锦民抬头看他,道:“圣上曾说过,七皇子有三个特点,只要能找到满足这三个特点之人,那多半便不会认错人。”

皇甫笙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哪三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七皇子皇甫笙,年十八,长相如母,个小大眼,左眼角有痣。”

呃,好吧,他个子是很小,眼睛也挺大的,眼角也有颗痣……“可是,也不能仅凭这个就说我是七皇子吧?我只是、只是长得像而已。”

“第二个特点,怕蛇。”叶锦民站了起来,对太守吩咐道,“麻烦太守找一条无毒的蛇来。”

“太守?”

呆滞的太守终于回过神来,连连道:“下官这就去办、这就去办。”他没听错吧?要抓的小子居然是失踪已久的七皇子殿下?惨了死了糟了完了……太守的脸彻底白了,他得罪的是七皇子啊!!!

不一会儿,太守拿着一个黑盒子回来了,道:“大人,您要的蛇。”

叶锦民把黑盒子递到皇甫笙面前,道:“如果你能面不改色的从里面把蛇拿出来,就能证明你不是七皇子。”

皇甫笙脸色有些白了,握了握拳道:“好……”

闭了眼,缓缓把手伸入黑盒之中,皇甫笙心里不断对自己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不就是一条蛇嘛,有什么好怕的,不是要做大侠吗,大侠怎么能怕蛇呢……

手终于伸了进去,皇甫笙心跳越来越快,突然,他感受到他的手指触碰到一个湿滑粘腻的东西,他“啊”的一声叫出了声,手迅速伸了回来,冷汗连连。

叶锦民看向他的眼中有了些微笑意:“怕蛇?”

皇甫笙咬咬牙道:“我只是刚好和七皇子长得像,又刚好怕蛇而已,不是还有第三个特点吗,是什么?”

“第三个特点,路痴。”

呃……

“还要继续测试吗?七皇子殿下。”

皇甫笙静默了片刻,道:“你想怎样?”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请殿下移驾太守府。”

皇甫笙无奈:“好吧,不过我还有两个朋友。”

“楼上的朋友可以下来了。”叶锦民提高音量道。

想不到这个叶锦民居然能察觉到自己的气息,看来不简单呢……路长清解开罗袖的睡穴,带着他下楼,笑道:“师侄……唔,不对,现在该称你一声殿下才对了。”

看着路长清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皇甫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现在倒是肯现身,刚才他被围困的时候倒是不见人影。

现场唯一在状况外的,是罗袖。

他吃惊的长大了嘴巴:“师兄,你什么时候改名就殿下了?”

“笨蛋,殿下只是一个称号啦!”

“你的师兄可是当今皇甫王朝的七皇子呢。”路长清笑吟吟道。

罗袖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七七七七皇子?”

“笨蛋阿袖,你不是知道我叫皇甫笙的吗?普天下能姓皇甫的还有谁啊?”

“对哦。”罗袖恍然大悟。

几人同时朝他翻了个大白眼。
                  Step 8
大侠之路第八步:大侠名声过盛,总是容易招致杀手。

太守府。

此时最忙的莫过于太守了,想不到堂堂七皇子殿下现身了,他又把殿下当通缉犯抓过……呃,最近我怎么这么倒霉呢?太守一边准备着为殿下接风洗尘,一边泪眼问苍天。

可惜,更倒霉的事还在后面……

一个侍从急匆匆的跑到太守旁,耳语道:“大人,城外的地下兵器厂被人毁了。”

“什么?”太守跌坐在椅子上,这兵器厂没了,让他如何向二皇子交代啊!“是谁做的?”

“呃,现场被毁得很厉害,连一个活人都没有留下,所以……”

“都是一群饭桶!”太守气得把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

“大人息怒。”

“事到如今,只能向二皇子禀明一切了,唉,最难办的还是这突然冒出来的七皇子,要是他真的把信交给叶锦民了……”太守忧心忡忡,他现在不求能保住乌纱帽,只求能保命,不过这命,也只能靠二皇子来保了。

“谁惹太守这么大火气啊?”这时,叶锦民进得门来,身后还有七皇子以及他的两个朋友。

太守连忙跪了下来:“参见七皇子殿下,参见叶大人。”

“起来吧。”

皇甫笙和叶锦民一左一右在正中央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叶锦民瞥了太守一眼:“谁又惹太守生气了?”

“几个手下办事不利而已,大人不必过虑。”太守脸上重新堆上笑脸,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

“叶某倒是有一件事情要让太守过虑过虑了。”

“大人的意思是……”

“这几年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吧?啧,这太守府建的可真是气派。”

太守立即腿一软,跪了下去:“大人明察啊~”

“明察?这是叶某明察后的结果!”叶锦民将几张纸扔在太守面前,太守拿起一一看了,越看脸色越白,“这……”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太守面如死灰,颤抖着嘴唇道:“这几年我治理襄阳城,也算是尽心尽力,望大人网开一面,从轻发落,也请不要为难我的家属。”

“叶某自会秉公处理,来人呐!”

两人侍从进门,行礼道:“大人有何吩咐?”

“摘去陈沛头顶乌纱帽,关押大牢,听候发落!”

两位侍从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叶锦民厉声道:“本官的话没有听到吗?”

侍从闻言立即照办。

太守被拖了出去,皇甫笙支着下巴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笑道:“叶大人好威武啊!”

“多谢殿下夸奖。” 不冷不热。

“反正现在太守也已经抓起来,没有我什么事,我要走了。”

“殿下请跟下官回京。”不咸不淡。

“我是七皇子,我要去行侠仗义,闯荡江湖,谁敢拦我?”皇甫笙开始耍赖。

“圣上命我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带殿下回京,殿下还请合作。” 不卑不亢。

“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去!”一想到那个冰冷,充满诡计和陷阱的皇宫,皇甫笙就下意识的抗拒。

“殿下,请看完这封密旨,再做定夺。”

皇甫笙半信半疑的接过叶锦民递过来的信函,拆开来看,一目十行的迅速看完,皇甫笙脸色变了:“父皇病了?”

叶锦民面色凝重的点头:“有一段时日了。”

那个强悍的,永远高高在上的男人也会生病吗?“可是我都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那是皇上特意压下来的,这几年,皇上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殿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