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集中营的女战俘》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纳粹集中营的女战俘- 第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这一年“圣诞节”前夕,澳斯汀·泰勒和一群刚刚入伍的男女战友在一个野战排的护送下前往北非前线。

  澳斯汀·泰勒想起和家人告别时的情景。

  父母双亲泪水涟涟。那时候,澳斯汀·泰勒已经知道自己将去北非前线。生死未卜的人生前景,令她焦躁不安。

  “孩子,多保重……”母亲呜咽着挥手。

  “孩子,带上小提琴,想家的时候,拉拉曲子解解闷,”父亲拿出一把新买的威尼斯小提琴对她说。

  “谢谢!谢谢爸爸、妈妈……”澳斯汀·泰勒强忍住眼泪说。

  父母的叮咛声被汽车引擎的轰鸣声淹没了。

  很多日子,澳斯汀·泰勒常常想起同亲人告别的情景。

  这是一个残酷的战场环境。广阔无垠的沙漠绝不是那小小作战室里想定作业的沙盘。这里的夏季,正午的太阳可使气温上升到40℃至50℃,夜晚,气温又骤降至0℃。最危险的时候是突然刮来的沙尘暴,开始时只是一丁点古怪的旋风在灌木丛间旋转,瞬间就会变成时速为130英里的狂飙搅动几百万吨滚烫、细小的红沙,铺天盖地卷过沙漠。

  澳斯汀·泰勒初来非洲,就遇到一场沙尘暴。

  “大不列颠帝国部队,将首次配备各类现代化武器装备与德军作战。现在是为了自由、祖国和最后胜利而给予敌人狠狠打击时候了!”

  战役前,英国首相丘吉尔充满激情地讲话,使出征北非的英国士兵深受鼓舞,士气大增!

  这一沙漠反击战代号为“十字军”,进击矛头直指“沙漠之狐”隆美尔的德意联军。

  澳斯汀·泰勒随英军第8军团的第30集团军开进了北非大沙漠。倾泻千里的滚滚流沙,呈红褐色。由于风暴的作用,垒积成各种红褐色的沙包,沙梁和沙滩,光秃秃的大沙漠里,几乎没有绿色的植被,四周是一片死寂,古老的驼道上,竟然也听不见阿拉伯牧驼人的驼铃声。

  无垠的红色沙漠一片寂静。仿佛是一声尖利的呼哨,起风了!开始风并不大。一缕缕热风吹动着沙蒿,骆驼刺等植被,沙子还没有飞起来。很快,风越刮越大,风力越来越猛烈,纷扬的大风卷起浮沙尘埃,遮天蔽日般呼啸而来。白炽的太阳很快就不见了。天空成了一片弥漫着烟尘的褐红色。轰轰轰,仿佛惊雷响过山谷,又像千写万马在奔驰、撕杀,风沙卷地的声音很大,亦很吓人。

  “沙暴来了!”不知谁先喊了一句。

  “沙暴来了!”

  “沙暴来了!”

  流沙“噼噼啪啪”击打着野战帐篷。细小的沙粒迷住了人的眼睛和鼻子,像大雨一样遮住了挡风玻璃,切断了人们的视线。

  “停止前进!”司令部下达了停止前进的命令。

  “守住武器装备,不要乱!”指挥官风中喊话的声音听得不够真切。

  澳斯汀·泰勒坐在救护车上,望着赤龙一样腾空飞跃的沙暴,心中惊悸不安,一个在海滨都市长大的姑娘,那里见过沙暴,她被这大自然的咆哮声惊呆了。

  北非大沙漠给英国第八军团的士兵们来了一个“杀马威”。代号为“十字军”的沙漠反击战,能不能在沙漠地区取得胜利,很多参战官兵开始心里打鼓,有所怀疑。

  原来气势如虹、凯歌高奏的军团在沙暴面前不得不停止前进。整整4个小时过去了,沙暴才慢慢远遁。

  双方作战的实力悬殊不大。英第8军团拥有坦克756辆,司令官坎安宁;而德国非洲军团在坦克和反坦克炮方面占有优势,尽管隆美尔的德国坦克部队总共只有320辆坦克,但其火力强大。

  沙暴消失后,澳斯汀·泰勒下了救护车。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平静。坦克乘员、汽车驾驶员们在“呸呸”地吐着吹进嘴里的沙尘。

  澳斯汀·泰勒双掌紧合,心里默默祈祷:战争早点结束!愿上帝保佑能早日回到英国伦敦!

  车辚辚,马萧萧。英十万大军和一万辆军车形成车轮滚滚、履带隆隆的钢铁洪流,浩浩荡荡地穿过北非沙漠向西驰骋。

  拂晓时分,堆满铅灰色云朵的天空,显得沉闷,低矮。突然,先是一道刺眼的闪电,接着就是一个沉闷的炸雷,轰隆隆从行进大军的头顶上滚过。“啪啪”两声,几个雨点落在军车的顶上。随着电闪雷鸣,一场大雨倾盆而下。涮涮的大雨淋湿了行进的军团。雨点先是豆大,最后竟变成雨帘,真是一场瓢泼大雨啊!

  大雨如注,雨点“噼噼啪啪”敲击着军车和坦克的顶部,道路变得泥泞而难行。雨点落在路面的积水里,水泡明灭不定。面对着雷电与大雨,参加“十字军”作战行动的将士们没有一人停下来躲雨或者唉声叹气。

  英国大军在大雨中继续向西驰骋。

  此时此刻,隆美尔的密集坦克群,作为最主要的摧毁性武器,在他所防守的三千里区域来回游动,随时准备着袭击敢于来犯之敌。而英军要想撵走非洲军团,就必须首先攻克这些要塞。

  事实上,隆美尔的军队处于一个十分有利的位置。它背靠大海,东翼是一道高耸的陡坡,西侧是黎坡里,塔尼亚以及法国属地突尼斯和阿匀及利亚的辽阔领土。

  英军只能从南面的沙漠纵深地带发起进攻!要想赢得这场战斗,英国装甲部队就得击垮“沙漠之狐”密集的坦克群,而隆美尔知道,他的坦克群能够粉碎任何数量的、分散投入战斗而火力又占劣势的英国装甲部队。新式的英国十字战式坦克虽然变速性能良好,但是,跟改进前一样,装甲防护力量薄弱,坦克炮射击火力不足。而德军坦克的正面装甲已大大加厚。

  强大的英军部队挥师西进越过沙漠,令人惊异的是德国人竟毫无迎敌之准备。实际上,隆美尔这位由于狡猾赢得“沙漠之狐”称号的刚强指挥官,当时刚从罗马的最高统帅总部返回。差一点来不及赶到前线指挥部队迎战英军。

  英军第8军团先头部队第30军,突进到辽阔、荒芜的利比亚高原。这块烈日烤灼的高原是一片起伏平缓的不毛之地,几乎每一处都适合于机械化作战。马达的轰鸣声和履带的撞击声,打破了沙漠中永恒的寂静。装甲大军气势磅礴地隆隆前进,既没有一架德军侦察机嗡嗡飞来,也没有一辆敌人侦察卡车嘎嘎开过。十点左右大雨初歇,南非装甲部队与隆美尔派出的一支火力凶猛的侦察车队首先交火。中午前后,英第七装甲旅的坦克向托卜鲁克背后陡坡上的天然战场西迪雷泽格前进。在装甲车队的掩护下,该旅穿过了一条横跨沙漠的古老的贩运奴隶的小道,开抵贾卜尔萨莱赫西北数公里的目的地。东面的第4装甲旅仅仅经过小规模的交火也达到目的地。

  一场恶战即将开始。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38节
澳斯汀·泰勒这位在英吉利海峡长大的姑娘,怎么也适应不了这温差大、气候干躁的沙漠气候。她嘴唇经常干裂,有时候还流鼻血。为此,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经常偷偷地抹眼泪。

  野战医院随部队一起机动,所有的医护人员也全副武装,泰勒佩戴着一支“勃克宁”小手枪,并配装二十多发子弹和四枚手榴弹。

  泰勒姑娘感到了战争的恐怖与紧张。对死亡流血的恐惧,使她小便失禁。在战火炮声中,这位英军医疗服务团的女护士经常尿湿军裤,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正午的时候,雨后沙漠酷热的气流开始变幻出隐隐闪烁的海市蜃楼。澳斯汀·泰勒正在装甲救护输送车上给伤员包扎伤口。那是一名膝盖受伤的英军士兵。从取弹片到清洗、敷药,那个士兵口咬一条毛巾,连哼都没哼一声。

  “杀了我吧!开枪打死我吧!”一位受重伤的伤员忍受不了疼痛。

  “求求你,开枪吧!”

  “疼死我了!”伤员疼得满头是汗。

  澳斯汀·泰勒看到伤员的痛苦样子,泪水悄然滑落。她连忙给重伤员打了一支“麻醉剂”,她忙得满头大汗。泰勒直起腰用手背擦汗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一幅奇怪的景象。在沙漠远处的空地开始出现了许许多多瑰丽的宫殿和绿洲。有宫殿、有门、有窗、有集市、有人流、有山、有树林。这些宫殿、集市、绿洲、村庄、人流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极不稳定。

  “哎!你们看,那是什么?”泰勒招呼大家一起来看。

  已包扎伤员完毕的医护人员全部涌出车外。顺着泰勒遥指的方向,大家都看到了沙漠里海市蜃楼奇妙瑰丽的景象。

  云罅间透出几道夕阳的余晖。

  就在这时,两军展开了正面交锋。火炮怒吼着天摇地动,沙漠战场上顿时腾起团团密集的蘑菇状硝烟。接着,英军坦克发起冲锋。美制轻型蜜峰式坦克以“Z”字形迂回前进,以每小时40英里的速度向敌人冲去,坦克后面卷起股股巨大的尘埃。

  这次激战,英军损失了大约三十辆坦克。

  下午,第7装甲旅的前锋进击西迪雷泽格,有意挑衅德国非洲军团全线出击。他们在那里向德军发起奇袭并占领机场,扫射并焚毁了机场上来不及起飞的飞机。

  晚上,英国广播公司的新闻这样报道:“装备精良的第八军团七万五千人已发起总攻,志在消灭昔兰尼加的德意军队。”

  第二天黎明,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配合炮兵部队,首次对奥马努奥沃实施猛烈轰炸和炮击。同时,英军还施放了一道烟雾,使比亚奥马尔的意军炮兵观察哨无法观察。

  英军运兵车朝着隐蔽的敌军大炮飞速驰去,苏塞克斯营毫无遮蔽地暴露在敌人的炮口之下。顷刻之间,三辆运兵车和四辆坦克被击毁。

  尽管损失惨重,残存的运兵车还是设法随同剩下的坦克冲过布雷区,步兵随后紧紧跟上。士兵们端着刺刀冲入敌阵,接着展开了一场凶猛的肉搏。

  伤员原源不断地送到野战医疗救护所。

  有个伤势很重的战士送了下来。他是一个健壮的年轻人。浅色的眼睛,因失血过多的脸色显得苍白,头发和眼毛都是亚麻色。他的上半身好好的,下半身却让炮弹炸得血肉模糊。虽然异常地疼痛,但他仍然风趣幽默,澳斯汀·泰勒发现他长得特别像哥哥哈立。

  “小姐,你的感情一定很丰富,不过你还没有觉醒。”年轻的战士躺在简易担架上,仍然和前来抢救他的澳斯汀·泰勒开玩笑。

  “请你安静些,要立即给你动手术!”泰勒一脸严肃。

  “你脸上的神情像苹果花一样可爱。”

  “谢谢!你还是静养一会儿。”

  “我的家乡在托奎伊。英格兰西南部德文郡的一个市镇。那里有很多很多的苹果树,春天的时候,满树都开放着雪白的苹果花,香极了。”

  泰勒给他打针的时候,看到了他血肉模糊的下肢,她心疼地落泪了,多么坚强的战士,伤成这样仍然幽默风趣。

  刚才还谈笑风生的战士,突然间沉默了。他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他发出了细微的呻吟。

  “你疼吗?如果疼痛难忍你就叫吧!”泰勒握住他的手关切地说。

  他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战士的气力稍稍有些恢复。

  “你蓝色的眼睛和苹果花一样的气色真迷人!”

  “别逗了。你伤得那么重。”

  “能吻我一下吗?”

  澳斯汀·泰勒有点为难。

  战士笑了笑,闭上眼睛。他呼吸急促起来,泰勒赶紧去搬氧气瓶,等她回来时,年轻的战士已嗑然长逝。

  澳斯汀·泰勒哭了。

  夜幕降临了,如水的月光泼洒在北非的沙漠,幽蓝的天幕下,黑黪黪的山峦鳞次起伏。星星在天空闪烁着,奥斯汀·泰勒守护着盖着洁白尸布的年轻战士。不远处的德军阵地上,传来了电唱机播放的军旅爱情歌曲,在德国官兵的笑声中,这首优美的歌曲《莉莉·玛莲》清晰地传来:

  在军营门口的灯光下,

  亲爱的,我记得你习惯地在等待

  在那儿

  你温柔地对我低语

  你将爱我到永远

  我灯光下的莉莉

  我心爱的莉莉·玛莲

  
  军营大门外

  有一盏街灯

  她一直站在灯下……

  如泣如诉的歌声让奥斯汀·泰勒姑娘泪流满面。

  又过了一天,在西迪雷泽格一带,第八军团遭到灾难性打击,这种打击是毁灭性的。突击中,先头部队的坦克中弹爆炸,成了一堆堆烈火熊熊、触目惊心的残骸。

  战场夹在沙漠里一座烈日烤灼,岩石累累的山岭中间。德国非洲军团的装甲部队滚滚而来,扬起了蔽天的烟尘。当坦克的轮廓显露出来后,英国的炮兵群猛烈轰射,但密集成群凶猛可怕的德国装甲部队,还是一边开火,一边隆隆地开来了。炮手们打光了实心弹,又把可以发射的教练炮弹统统落在隆隆进行的德军坦克群中。

  战场上到处都是燃烧的坦克残骸。

  阵地在德军纷纷的炮火和机枪扫射下失守了。步兵阵地,炮兵阵地纷纷失守。司令官坎宁安面对惨重的损失,命令撤出战斗,他认为这一仗打输了。

  成群没有装甲防护能力的运输车向着边境铁丝网的缺口处溃逃。潮水般向东涌来的英军车辆一心只顾逃命。惊魂未定的驾驶员,驾驶着车辆争先恐后地蜂拥而来,情况混乱不堪,惨祸连连发生。

  隆美尔密集的坦克部队沿着阿卜德古道隆隆东进,追赶撤退的英军,大撤退的车队卷起遮天蔽日的滚滚烟尘。

  德军坦克粗矮狰狞的轮廓隐隐出现在地平线。澳斯汀·泰勒就是在大撤退中先被德意部队冲散,而后被俘的。

  德军的坦克群扬起漫天的尘埃。骇人的空袭摇撼着大地。大火在熊熊燃烧,烧毁的马蒂尔式坦克、卡车同爆炸气浪混杂在一起。

  澳斯汀·泰勒和野战医院一起撤退,由于德、意部队的坦克、大炮火力很猛,英军的战勤分队战斗防护能力弱,很快,澳斯汀·泰勒她们就被德军冲击得七零八落。

  奥斯汀·泰勒和几名男女医护人员,边撤退边用手枪还击。

  “嗒嗒嗒……”随着一梭子冲锋枪子弹的点射,几名英军野战医院的男女军医应声倒地。澳斯汀·泰勒恐惧极了。她趴在一辆被烧焦的卡车底下,一动也不敢动。

  一辆辆德意军队的坦克,装甲车辆挟风滚雷般轰鸣着驶过。炮弹的呼啸声、爆炸声响彻云霄。

  奥斯汀·泰勒白晰的双手深深地插在滚烫的红沙里,大口呼吸着灼烫的空气。

  远处是一堆堆燃烧的坦克。

  一缕浓烟飘来,呛住了澳斯汀·泰勒,她忍不住咳嗽起来。“咳咳……”的响声吸引了一名德军士兵。

  他端起冲锋枪冲澳斯汀·泰勒这边就是一梭子点射。

  “哎哟”一声,手臂上中弹的奥斯汀·泰勒呻叫起来。

  “过来!卡车底下有个女的。”德军士兵叽哩哇啦地叫来同伙。

  “出来!再不出来就开枪啦!”一名懂英语的意大利士兵吼道。

  “No!No!”被硝烟熏黑了脸蛋的奥斯汀·泰勒举着双手爬了出来。她望着那几个如狼似虎的德意士兵,两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德国士兵没费吹灰之力,就缴了她的勃克宁手枪和腰间的手榴弹。

  意大利士兵的目光在奥斯汀·泰勒的身上上下移动,像刚刚爬过的一群蜗牛,留下了粘稠的痕迹。那个脸被硝烟曛黑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